特斯拉董事会完全不称职:既不监管马斯克也不为投资者着想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9-10 04:23

BI中文站 9月9日 报道

在过去一个多月,特斯拉发生了各种疯狂的事情,投资者、分析师和记者都将注意力投向了该公司CEO伊隆-马斯克(Elon Musk)。

马克思崩溃了吗?在发布“资金已准备好”的推文后,他会为自己惹来多少官司?为什么他的高管纷纷走人呢?

但是,特斯拉的批评者其实应该将他们的注意力更多地放到别处,尤其是该公司董事会上。在特斯拉变得混乱不堪的时候,它的董事会跑到哪里去了?

至少从理论上来说,特斯拉董事会是股东们的代表。他们应该监管公司管理层,尤其是CEO,维护投资者的利益。这就是说,它必须确保公司能够正常运行,甚至在没有这位极具魅力的CEO的情况下。

如果说这是他们的工作,那么特斯拉董事会看来是很不称职的。

“这个董事会毫无用处。”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前首席会计官林恩-特纳(Lynn Turner)在马斯克发推文称准备私有化特斯拉之后说。

最不受约束的CEO

马斯克是最不受约束的CEO。他一会儿痛骂记者、爆料人和看空特斯拉股票的投资者,一会儿又指责英国潜水员是恋童癖者——而且没有提供任何事实根据。与此同时,他又公开宣称已有资金在手,可以私有化特斯拉。这导致SEC开始调查他和他的公司。

与此同时,他承认睡眠很少,被指责吸毒,甚至在接受播客采访时还在吸食大麻。

如果特斯拉公司运转正常,那么所有这些都不是事。但是,特斯拉一直在亏钱,一直在很艰难地提高Model 3汽车的产量,而且浪费了大量的资源。

马斯克似乎是一个糟糕的管理者。他似乎不能或不愿授权给他的下属。他一向很喜欢当场解雇人。最糟糕的是,他的高层管理者一个一个离去。就在周五,他的才工作一个月的首席会计官辞职了。他的首席人事官在休假后拒绝回公司上班。

马斯克的种种行为让特斯拉投资者就像坐山车一样。在发推文称要私有化特斯拉之后,该公司的股价涨到了每股380美元以上。但是在后来,当人们发现私有化资金并未“准备好”的时候,特斯拉股价开始下跌。在周五,在马斯克边吸食大麻边接受采访的视频播出后,它的股价进一步下跌。

马斯克的行为还给自己和公司招来了麻烦。他的“资金已准备好”的推文招致了SEC的调查和股东的集体诉讼。很多爆料者向SEC投诉该公司的不当行为。那个被马斯克攻击的英国潜水员甚至扬言要起诉马斯克,状告他诽谤。

尸位素餐的董事会

人们可能会想,在这样的混乱局面中,特斯拉董事会可能想要控制住局面。要是在其他公司,一个CEO哪怕只做了马斯克胡作非为的一半事情,那么他也可能会遭到董事会解雇。但是,即使特斯拉董事会不愿意解雇马斯克,他们也可以公开劝诫他,或停发他的薪酬,或强迫他招募二把手来承担特斯拉的部分日常业务。

特斯拉显然非常需要专业管理人才,尤其是有大批量生产汽车经验的人。在上个季度,该公司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生产出大约5.3万辆汽车,而丰田可能在几天时间里就可以生产出这么多汽车。

马斯克显然独立承担了该公司的太多事务,他睡在工厂地板上,事无巨细地管理着各种事情。而且,SEC的调查可能会导致马斯克被驱逐。尽管这种可能性很小,但是一个精明的董事会应该做好应付这种可能性的准备。

相反,该公司的董事会,包括马斯克的弟弟金巴尔,却置若罔闻,无动于衷。

特纳称,特斯拉董事会“完全是尸位素餐。”

特斯拉的治理方式一直有问题

特斯拉的治理问题并不是新问题。很久以来,人们就非常担心马斯克的怪异行为及其在特斯拉的绝对统治地位。该公司的董事会缺乏独立性,丧失了监管之责。今年春季,特斯拉董事会还给马斯克送上了一份价值最终可能高达560亿美元的薪酬大礼。

特斯拉称,在这个由9个成员组成的董事会中,即使有7个董事是独立的,它也用不了多久就会出现扭曲。其中一名董事为史蒂夫-尤尔韦松(Steve Jurvetson),他是马斯克多年的好朋友,也是特斯拉的早期投资者。另一名董事布莱德-巴斯(Brad Buss)是马斯克堂兄负责经营的太阳能电池板公司Solar City的前首席财务官。马斯克自己持有Solar City公司20%的股份,后来在2016年,特斯拉收购了该公司。

在今年6月举行年度股东大会之前,特斯拉董事会的行为招致了批评。一家隶属于工会的投资公司将矛头对准了三名准备在股东大会上表决通过的候选董事,声称他们没有资格担任董事,或与马斯克走得太近。

此前,股东代理服务机构ISS也要求投资者不要投票给其中两名候选董事。而独立投资顾问公司Glass Lewis则反对这三名候选董事。这两家公司都鼓励股东们支持一项提议:特斯拉分拆董事会主席和CEO这两个角色,而不是让马斯克身兼两职。

但是,投资者基本上忽视了这些警告和建议。绝大多数股东们投票支持三名候选董事,并拒绝分拆董事会主席和CEO这两个角色的提议。

有人可能会感到好奇:如果这些股东现在再来投票,那么他们将会怎样做呢?如果说当时的情况还不明朗,现在则是一目了然——不管出于什么目标或具有什么意图,特斯拉的董事会未能履行其职责,而特斯拉及其股东们则付出了沉重代价。(编译/乐学)

标签
热门文章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